欢迎访问江南棋牌游戏手机棋牌,一元即可提现的棋牌,斗地主.麻将.牛牛.百家.扑克玩法.美人捕鱼。经典老玩法,各种新玩法,顶级信誉,大额无忧,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24小时客服在线汇款提现
预估游客人数: 1000人 1233人 1234人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游记攻略 > 江西游记 >
江南棋牌注册江西游记西游记的附录
作者: 江南棋牌 发布日期:2020-02-22 01:04 查看次数:
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陈光蕊赴任逢灾 江流僧复仇报本陈光蕊喜中状元,招为宰相女婿,被任为江州州主。上任途中被船家刘洪害死,其妻被抢,刘洪冒保赴任。陈被龙王救活,收于龙宫   其妻生子,抛于江中。被金山寺长老所救;起名江流,后又起法名玄奘。长老为其说知身世。玄奘寻见母亲。后径往京师,找外祖诉冤。刘洪被处极刑。陈光蕊还阳。玄奘入洪福寺继续修行   1986年版电视连续剧《西游记》的总导演杨洁去世了。消息被证实后,《西游记》引起了人们的追思和怀念,甚至引发追问:为什么我们很难再拍出那样的经典了   到现在为止,还有一些观点不认同1986年版《西游记》,原因是在它所诞生的特殊年代里,电视节目还是一个新鲜事物,西游故事更停留于纸张和口头传播,以至于当它被搬上荧屏时,注定了其成功具有偶然性   这类说法其实并没有看到在这以后的30年间,老版《西游记》成为寒暑假被重播最多的电视剧,超过了3000次,足以申请吉尼斯纪录。可见,《西游记》不仅仅是几代人的记忆,更是历久弥新、更显珍贵的经典之作   事实也证明,后来的西游故事几经翻拍,有的红极一时,有的票房不俗,但都没有在口碑上超越前作。 在分析这种现象时,杨洁曾经在一次访谈中说到了“西游精神”,她的具体解释是:“因为我们是在搞艺术,没有为钱,没有为名,没有为利。”   这话极有概括性,就拿钱来说,在资金极为有限的情况下,剧组把大部分钱投在了取景和特效上,演员工资最多70元钱。虽然在今天看来,这些效果、道具依然很粗糙,但观众的捧场,恰恰说明它是一部靠艺术取胜的作品   《西游记》之所以长盛不衰,就是因为杨洁所言的“西游精神”,它不仅展示了一代电视人对待作品的纯粹态度,更是以其中颇高的艺术含金量取胜,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 ”西游精神”在哪里?答案藏在创作态度里   该作品拍摄经年累月,困难的时候只有一台摄像机,但剧组所有人都不畏艰难,认真对待自己的角色。比如饰演“孙悟空”的六小龄童,世家出身,三代人专注演猴戏,“练就七十二变,才能笑对八十一难”   无论是翻筋斗云、撑竹筏出海,还是在黑风山打斗、打死九尾狐等,基本上都不用替身;又如“猪八戒”,早上精神足,钉耙都是扛在肩上,下午的镜头就是拿在手上,傍晚就是在地上拖了;连不发一言的白龙马,都绝少用特效和替身,跟随剧组走遍了中国   “西游精神”在哪里?答案更见于艺术追求。比如文字,全剧不过25集,一些精彩的打斗戏被剪掉了,却留着木仙庵三藏谈诗一段;又如在原著里,红孩儿问观音菩萨:“你是孙行者请来的救兵吗?”   但在编剧的笔下,“孙行者”被改为“猴子”,既保留原著味道,又平添生动;再如配乐,唐僧离开女儿国时,插曲就是许镜清谱写的《女儿情》,歌词寥寥几句,将唐僧和女儿国国王的内心揣摩得透亮;还有,电视曾将“车迟国斗法”的“破烂流丢一口钟”理解为敲钟,经观众提醒后,便立马将敲钟改为了僧衣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但就是如此纯粹的“西游精神”,在总导演杨洁后来的自传里,仍然被形容为“我心中永远一个结、一个痛”,原因是她认为拍得仍然不够好。如果对比今天小鲜肉当道、电视剧注水圈钱的现状,这简直令后来人羞愧难当   想来大约如此,现代社会心浮气躁,聪明人太多了,大家普遍追求投资少、周期短、见效快的即时利益,就连影视作品也大都是快餐品,连基本的质量都顾不上,还谈什么艺术追求   如今提倡“工匠精神”,意指工匠以极致的态度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杨洁那一代电视人的“西游精神”,何尝不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工匠精神”?就这一点而言,那种每个人各司其职、追求极致的精神态度,至今仍然值得我们学习   陈光蕊喜中状元,招为宰相女婿,被任为江州州主。上任途中被船家刘洪害死,其妻被抢,刘洪冒保赴任。陈被龙王救活,收于龙宫。其妻生子,抛于江中。被金山寺长老所救;起名江流,后又起法名玄奘。长老为其说知身世。玄奘寻见母亲。后径往京师,找外祖诉冤。刘洪被处极刑。陈光蕊还阳。玄奘入洪福寺继续修行   话表陕西大国长安城乃历代帝王建都之地,自周、秦、汉以来,三州花似锦,八水   绕城流,真个是名胜之邦。彼时是大唐太宗皇帝登基,改元贞观,已登极十三年,岁在   己已,天下太平,八方进贡,四海称臣。忽一日,太宗登位,聚集文武众官。朝拜礼毕   有魏证丞相出班奏道:“方今天下太平,八方宁静,应依古法,并立选场,招取贤士   擢用人材,以资化理。”太宗道:“贤卿所奏有理。”就传招贤文榜,颁布天下:各府   此榜行至海州地方,有一人,姓陈,名萼,表字光蕊,见了此榜,即时回家,对母   张氏道:“朝廷颁下黄榜,诏开南省,考取贤才,孩儿意欲前去应试。倘得一官半职   显亲扬名,封妻荫子,光耀门闾,乃儿之志也。特此禀告母亲前去。”张氏道:“我儿   读书人,‘幼而学,壮而行’,正该如此。但去赴举,路上须要小心,得了官,早早回   来。”光蕊便吩咐家僮收拾行李,即拜辞母亲,攒程前进。到了长安,正值大开选场   不期游到丞相段开山门首,有丞相所生一女,名唤温娇,又名满堂娇,未曾婚配   正高结彩接,抛打绣球卜婿。适值陈光蕊在楼下经过,小姐一见光蕊人材出众,知是新   科状元,。心内十分欢喜,就将绣球抛下,恰打着光蕊的乌纱帽。猛听得一派笙萧细乐   十数个婢妾走下楼来,把光蕊马头挽住,迎状元入相府成婚。那丞相和夫人即时出堂   唤宾人赞礼,将小姐配与光蕊。拜了天地,夫妻交拜毕,又拜了岳丈、岳母。丞相吩咐   “新科状元陈光蕊应授何官?”魏征丞相奏道:“臣查所属州郡,有江州缺官。乞   我主授他此职。”太宗就命为江州州主,即令收拾起身,勿误限期。光蕊谢恩出朝,回   到相府,与妻商议,拜辞岳丈、岳母,同妻前赴江州之任。离了长安登途,正是暮春天   气,和风吹柳绿,细雨点花红。光蕊便道回家,同妻交拜母亲张氏。张氏道:“恭喜我   儿,且又娶亲回来。”光蕊道:“孩儿叨赖母亲福庇,忝中状元,钦赐游街,经过丞相   殷府门前,遇她打绣球适中,蒙丞相即将小姐把孩儿为婿。朝廷除孩儿为江州州主,今   来接取母亲,同去赴任。”张氏大喜,收拾行程。在路数日,前至万花店刘小二家安下   光蕊遵命。至次日早晨,见店门前有一人提着个金色鲤鱼叫卖,光蕊即将一贯钱买   了。欲待烹与母亲吃,只见鲤鱼闪闪源眼,光蕊惊异道:“闻说鱼蛇断眼,必不是等闲   之物!”遂问渔人道:“这鱼哪里打来的?”渔人道:“离府十五里洪江内打来的。”   光蕊就把鱼送在洪江里去放了生,回后,对母亲道知此事。张氏道:“放生好事,我心   甚喜。”光蕊道:“此店已住三日了,钦限紧急,孩儿意欲明日起身,不知母亲身体好   否?”张氏道:“我身子不快,此时路上炎热,恐添疾病,你可这里赁间房屋,与我暂   光蕊与妻商议,就租了屋宇,付了盘缠与母亲。同妻拜辞前去。途路艰苦,晓行夜   宿,不觉已到洪江渡口。只见艄子刘洪、李彪二人,撑船到岸迎接。也是光蕊前生合当   有此灾难,撞着这冤家。光蕊令家憧将行李上船去.夫妻正齐齐广船,那刘洪睁眼看见   殷小姐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樱桃小口.绿柳蛮腰,真个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   貌,陡起狼心,遂与李彪设计,将船撑至没人烟处,候至夜静三更,先将家僮杀死,次   将光蕊打死,把尸首都推在水里去了。小姐见他打死了丈夫,也便将身赴水。刘洪一把   抱河道::“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那小组寻思无计。只得权   时应承,顺了刘洪。那贼把船渡到南岸,将船付与李彪自管,他就穿了光蕊衣冠,带了   却说刘洪杀死的家僮尸首,顺水流去,惟有陈光蕊的尸首,沉在水底不动。有洪江   口巡海夜叉见了,星飞报入龙宫。正值龙王升殿。夜叉报道:“今洪江口不知甚人把一   个读书士子打死,将尸撇在水底。”龙王叫将尸抬来,放在面前,仔细一看,道:“此   人正是救我的恩人,如何被人谋死?常言道:‘恩将思报。’我今日须索救他性命,以   报日前之恩。”即写下牒文一道,差夜叉径往洪州城隍土地处投下,要取秀才魂魄来   救他的性命。城隍、土地遂唤小鬼把陈光蕊的魂魄交付与那夜叉去。夜又带了魂魄到水   龙王问道:“你这秀才。姓甚名谁?何方人氏?因甚到此,被人打死?”光蕊施礼   道:“小生陈萼,表字光蕊,系海州弘农县人。忝中新科状元,叨授江州州主,同妻赴   任,行至江边上船,不料艄子刘洪,贪谋我妻,将我打死抛尸。乞大了救我一救!”尤   王闻言道:“原来如此。先生,你前者所放金色鲤鱼.即我也。你是救我的恩人,你今   有难,我岂有不救你之理?”就把光蕊尸身安置一壁,口内含一颗“定颜珠”,休教损   坏了,日后好还魂报仇。又道:“汝今真魂权且在我水府中做个都领。”光蕊叩头拜谢   却说殷小姐痛恨刘贼,恨不食肉寝皮,只因身怀有孕,未知男女,万不得已,权且   勉强相从。转盼之间,不觉已到江州。吏书门皂,俱来迎接。所属官员,公堂设宴相叙   刘洪道:“学生到此。全赖诸公大力匡持。”属官答道:“堂尊大魁高才,自然视民如   光阴迅速。一日,刘洪公事远出,小姐在衙思念婆婆、丈夫,在花亭上感叹,忽然   身体困倦。腹内疼痛,晕闷在地,不觉生下一子。耳边有人嘱曰:“满堂娇,听吾叮嘱   吾乃南极星君,奉观音菩萨法旨,特送此子与你。异日声名远大,非比等闲。刘贼若回   必害此子,汝可用心保护。汝夫已得龙王相救.日后夫妻相会,子母团圆,雪冤报仇有   日也。谨记吾言。快醒!快醒!”言讫而去。小姐醒来,句句记得,将子抱定,无计可   施。忽然刘洪回来,一见此子,便要淹杀。小姐道:“今日天色已晚,容待明日抛去江   幸喜次早刘洪忽有紧急公事远出。小姐暗思:“此子若待贼人回来。性命休矣!不   如及早抛弃江中,听其生死。倘或皇天见怜,有人救得,收养此子,他日还得相逢……”   但恐难以认识,即咬破手指,写下血书一纸,将父母姓名、跟脚原由。备细开载;又将   此子左脚上一个小指用口咬下,以为记验;取贴身汗衫一件,包裹此子,乘空抱出衙门   幸喜官衙离江不远。小姐到了江边,大哭一场,正欲抛弃.忽见汀岸岸侧飘起一片木板   小姐即朝天拜祷,将此子安在板上,用带缚住,血书系在胸前,推放江中,听其所之   却说此子在木板_顺水流去,一直流到金山寺脚下停住。那金山寺长者叫做法明和   尚,修真悟道,已得无生妙该。正当打坐参禅,忽闻得小儿啼哭之声,一时心动,急到   江边观看。只见涯进一片木板上,睡着一个婴儿,长老慌忙救起。见了怀中血书,方知   来历。取个乳名,叫做江流,托人抚养。血书紧紧收藏。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觉江   一日,暮春天气.众人间在松阴之下,讲经参禅,谈说奥妙。那酒肉和尚恰被玄奘   难倒,和尚大怒,骂道:“你这业畜,姓名也不知,父母也不识,还在此捣甚么鬼!”   玄奘被他骂出这般言语,入寺跪告师父,眼泪双流道:“人生于天地之间,禀阴阳而资   五行,尽由父生母养,岂有为人在世而无父母者平?”再三哀告,求问父母姓名。长老   道:“你真个要寻父母,可随我到方丈里来。”玄奘就跟到万丈。长老到重梁之上,取   下一个小匣儿,打开来,取出血书一纸,汗衫一件,付与玄奘。玄奘将血书拆开读之   玄奘读罢,不觉哭倒在地,道:“父母之仇,不能报复,何以为人?十八年来,不   识生身父母,至今日方知有母亲!此身若非师父捞救抚养,安有今日?容弟子去寻见母   亲,然后头顶香盆,重建殿宇,报答师父之深恩也!”师父道:“你要去寻母,可带这   血书与汗衫前去,只做化缘,径往江州私衙,才得你母亲相见。”玄奘颁了师父言语   就做化缘的和尚,径至江州。适值刘洪有事出外,也是天教他母子相会,玄奘就直至私   衙门口抄化。那殷小姐原来夜间得了一梦,梦见月缺再圆,暗想道:“我婆婆不知音信   正沉吟间,忽听私衙前有人念经,连叫“抄化”,小姐又乘便出来问道:“你是何   处来的?”玄奘答道:“贫僧乃是金山寺法明长老的徒弟。”小姐道:“你既是金山寺   长老的徒弟……”叫进衙来,将斋饭与玄奘吃。仔细看他举止言谈,好似与丈夫一般   小姐将从婢打发开去,问道:“你这小师父,还是自幼出家的?还是中年出家的?姓甚   名谁?可有父母否?”玄奘答道;“我也不是自幼出家,我也不是中年出家,我说起来   冤有天来大,仇有海样深!我父被人谋死,我母亲被贼人占了。我师父法明长老教我在   江州衙内寻取母亲。”小姐问道:“你母姓甚?”玄奖道:“我母姓殷,名唤温娇。我   父姓陈,名光蕊。我小名叫做江流,法名取为玄奘。”小姐道:“温娇就是我。但你今   玄奘听说是他母亲,双膝跪下,哀哀大哭:“我娘若不信,见有血书汗衫为证!”   温娇取过一看,果然是真,母子相抱而哭,就叫:“我儿快去!”玄奘道:“十八年不   识生身父母,今朝才见母亲,教孩儿如何割舍?”小姐道:“我儿,你火速抽身前去   刘贼若回,他必害你性命!我明日假装一病,只说先年曾许舍百双僧鞋,来你寺中还愿   却说小姐自见儿子之后,心内一忧一喜,忽一日推病,茶饭不吃,卧于床上。刘洪   归衙,问其原故,小姐道:“我幼时曾许下一愿,许舍僧鞋一百双。昨五日之前,梦见   个和尚,手执利刃,要索僧鞋、便觉身子不快。”刘洪道;“这些小事,何不早说?”   随升堂吩咐王左衙、李右衙:江州城内百姓,每家要办增鞋一双,限五日内完纳   百姓俱依派完纳讫,小姐对刘洪道:“僧鞋做完,这里有甚么寺院,好去还愿了”   刘洪道:“这江州有个金山寺、焦山寺,听你在那个寺里去。”小姐道:“久闻金山寺   好个寺院,我就往金山寺去。”刘洪即唤王、李二衙办了船只。小姐带了心腹人,同上   却说玄奘回寺,见法明长老,把前项说了一遍。长老甚喜。次日,只见一个丫鬟先   到,说夫人来寺还愿。众僧都出专迎接。小姐径进寺门,参了菩萨,大设斋村,唤丫鬓   将僧鞋暑袜,托于盘内。来到法堂,小姐复拈心香礼拜,就教法明长老分表与众增去讫   玄奘见众僧散了,法堂上更无一人,他却近前跪下。小姐叫他脱了鞋袜看时,那左脚上   法明道:“汝今母子相会,恐奸贼知之,可速速抽身回去,庶免其祸,”小姐道   ““我儿,我与你一只香环,你径到洪州西北地方,约有一千五百里之程,那里有个万   花店,当时留下婆婆张氏在那里,是你父亲生身之母。我再写一封书与你,径到唐王皇   城之内,金殿左边,段开山丞相家,是你母生身之父母。你将我的书递与外公,叫外公   奏上唐王,统领人马,擒杀此贼,与父报仇,那时才救得老娘的身子出来,我今不敢久   玄奘哭回寺中,告过师父,即时拜别,径往洪州。来到万花店,问那店主刘小二道   “昔年江州陈客官有一母亲住在你店中,如今好么?”刘小二道:“他原在我店中。后   来昏了眼,三四年并无店租还我,如今在南门头一个破瓦窑里,每日上街叫化度日。那   蕊。”玄奘道:“我不是陈光蕊,我是陈光蕊的儿子。温娇小姐是我的娘。”婆婆道   “你爹娘怎么不来?”玄奘道:“我爹爹被强盗打死了,我娘被强盗霸占为妻。”婆婆   道:“你怎么晓得来寻我?”玄奘道:“是我娘着我来寻婆婆。我娘有书在此,又有香   环一只。”那婆婆接了书并香环,放声痛哭道:“我儿为功名到此,我只道他背义忘恩   玄奘问;“婆婆的眼,如何都昏了?”婆婆道:“我因思量你父亲,终目悬望,不   见他来,因此上哭得两眼都昏了。”玄奘便跪倒向天祷告道:“念玄奖一十八岁,父母   之仇不能报复。今日领母命来寻婆婆,天若怜鉴弟子诚意,保我婆婆双眼复明!”祝罢   就将舌尖与婆婆呼服。须臾之间,双眼顺开,仍复如初。婆婆觑了小和尚道:“你果是   婆婆又喜又悲。玄奘就领婆婆出了窑门,还到刘小二店内,将些房钱赁屋一间与婆   婆栖身,又将盘缠与婆婆道:“我此去只月余就回。”随即辞了婆婆,径往京城。寻到   皇城东街,殷丞相府上,与门上人道:“小僧是亲戚,来探相公。”门上人禀知丞相   丞相道:“我与和尚并无亲眷。”夫人道:“我昨夜梦见我女儿满堂娇来家,莫不是女   婿有书信回来也。”丞相便教请小和尚来到厅上。小和尚见了丞相与夫人,哭拜在地   就怀中取出一封书来,递与丞相。丞相拆开,从头读罢,放声痛哭。夫人问道:“相公   有何事故?”丞相道:“这和尚是我与你的外甥。女婿陈光蕊被贼谋死,满堂娇被贼强   夫人听罢,亦痛哭不止。丞相道:“夫人休得烦恼,来朝奏知主上,亲自统兵,定   次日,丞相入朝,启奏唐王曰:“今有臣婿状元陈光蕊,带领家小江州赴任,被艄   子刘洪打死,占女为妻;假冒臣婿,为官多年:事属异变,乞陛下立发人马,剿除贼   寇。”唐王见奏,大怒,就发御林军六万,着殷丞相督兵前去。丞相领旨出朝,即往教   场内点了兵,径往江州进发。晓行夜宿,星落鸟飞,不觉已到江州。殷丞相兵马,俱在   北岸下了营寨。星夜令金牌下户唤到江州同知、州判二人,丞相对他说知此事,叫他提   兵相助,一同过江而去。天尚未明,就把刘洪衙门围了。刘洪正在梦中,听得火炮一响   金鼓齐鸣,众兵来进私衙,刘洪措手不及,早被擒住。丞相传下军令,将刘洪一干人犯   丞根直入衙内正厅坐下,请小姐出来相见,小姐欲待要出,羞见父亲,就要自缢   “儿与外公,统兵至此,与父报仇。今日贼已擒捉,母亲何故反要寻死?母亲若死   孩儿岂能存乎?”丞相亦进衙劝解。小姐道:“吾闻‘妇人从一而终’,痛夫已被赋人   所杀,岂可觎颜从贼?止因遗腹在身,只得忍耻偷生。今幸儿已长大,又见老父提兵报   仇,为女儿者,有何面目相?惟有一死以报丈夫耳!”丞相道:“此非我儿以盛衰改节   父子相抱而哭。玄奘亦哀哀不止。江南棋牌注册丞相拭泪道:“你二人且休烦恼,我今已擒捉仇   贼,且去发落去来。”即起身到法场。恰好江州同知亦差哨兵拿获水贼李彪解到。丞相   大喜,就令军车押过刘洪。李彪,每人痛打一百大棍,取了供状,招了先年不合谋死陈   光蕊情由,先将李彪钉在木驴上,推去市曹,别了干刀,枭首示众讫;把刘洪拿至洪江   渡口,先年打死陈光蕊处,丞相与小姐、玄奘,三人亲到江边,望空祭奠,活剜取刘洪   三人望江痛哭,早已惊动水府。有巡海夜叉,将祭文呈与龙王。龙王看罢,就差鳖   元帅去请光蕊来到,道;“先生,恭喜!恭喜!今有先生夫人公子同岳丈俱在江边祭你   我今送你还魂去世。再有‘如意珠’一颗,‘走盘珠’二颗,绞绡十端,明珠玉带一条   奉送。你今日便可夫妻子母相会也。”光蕊再三拜谢。龙上就令夜叉将光蕊身尸送出江   却说段小姐哭奠丈夫一番;又欲将身赴水而死,慌得玄奘拼命扯住。正在仓皇之际   忽见水面上一个死尸浮来,靠近江岸之旁。小姐忙向前认看.认得是丈夫的尸首,一发   嚎陶大哭不已。众人俱来观看,只见光蕊舒拳伸脚,身于渐渐展动,忽地爬将起来坐下   光蕊睁开眼,早见段小姐与丈入殷丞相同着小和尚俱在身边啼哭。光蕊道:“你们   为何在此?“小姐道:“因汝被赋人打死,后来安身生下此于,幸遇金山寺长老抚养长   大,寻找相会。我教他去寻外公,父亲得知,奏闻朝廷,统兵到此,拿住贼人。适才生   取心肝,望空祭奠我夫,不知我天怎生又得还魂?”光蕊道:“皆因我与你昔年在万花   店时,买放了那尾金色鲤鱼,谁知那鲤鱼就是此处龙王。后来逆贼把我推在水中,全亏   得他救我。方才又赐我还魂。送我宝物,俱在身上。更不想你生下这儿子,又得岳丈为   众官闻知,都来贺喜。丞相就令安排酒席,答谢所属官员,即日军马回程。来到万   花店,那丞相传令安营,光蕊便同玄奘到刘家店寻婆婆。那婆婆当夜得了一梦,梦见枯   说犹未了,只见店门外,光蕊父子齐到。小和尚指道:“这不是俺婆婆?”光蕊见   了老母,连忙拜倒。母子抱头痛哭一场,把上项事说了一遍。算还了小二店钱,起程回   到京城。进了相府,光蕊同小姐与婆婆、玄奘,都来见了夫人。夫人不胜之喜,吩咐家   憧,大排筵宴庆贺。丞相道:“今日此宴可取名为‘团圆会’。真正合家欢乐!”   次日早朝,唐王登殿,殷丞相出班,将前后事情备细启奏,并荐光蕊才可大用。唐   王准奏,即命升陈萼为学士之职,随朝理政。玄类立意安禅.送在洪福寺内修行。后来   话表陕西大国长安城乃历代帝王建都之地,自周、秦、汉以来,三州花似锦,八水   绕城流,真个是名胜之邦。彼时是大唐太宗皇帝登基,改元贞观,已登极十三年,岁在   己已,天下太平,八方进贡,四海称臣。忽一日,太宗登位,聚集文武众官。朝拜礼毕   有魏证丞相出班奏道:“方今天下太平,八方宁静,应依古法,并立选场,招取贤士   擢用人材,以资化理。”太宗道:“贤卿所奏有理。”就传招贤文榜,颁布天下:各府   此榜行至海州地方,有一人,姓陈,名萼,表字光蕊,见了此榜,即时回家,对母   张氏道:“朝廷颁下黄榜,诏开南省,考取贤才,孩儿意欲前去应试。倘得一官半职   显亲扬名,封妻荫子,光耀门闾,乃儿之志也。特此禀告母亲前去。”张氏道:“我儿   读书人,‘幼而学,壮而行’,正该如此。但去赴举,路上须要小心,得了官,早早回   来。”光蕊便吩咐家僮收拾行李,即拜辞母亲,攒程前进。到了长安,正值大开选场   不期游到丞相段开山门首,有丞相所生一女,名唤温娇,又名满堂娇,未曾婚配   正高结彩接,抛打绣球卜婿。适值陈光蕊在楼下经过,小姐一见光蕊人材出众,知是新   科状元,。心内十分欢喜,就将绣球抛下,恰打着光蕊的乌纱帽。猛听得一派笙萧细乐   十数个婢妾走下楼来,把光蕊马头挽住,迎状元入相府成婚。那丞相和夫人即时出堂   唤宾人赞礼,将小姐配与光蕊。拜了天地,夫妻交拜毕,又拜了岳丈、岳母。丞相吩咐   “新科状元陈光蕊应授何官?”魏征丞相奏道:“臣查所属州郡,有江州缺官。乞   我主授他此职。”太宗就命为江州州主,即令收拾起身,勿误限期。光蕊谢恩出朝,回   到相府,与妻商议,拜辞岳丈、岳母,同妻前赴江州之任。离了长安登途,正是暮春天   气,和风吹柳绿,细雨点花红。光蕊便道回家,同妻交拜母亲张氏。张氏道:“恭喜我   儿,且又娶亲回来。”光蕊道:“孩儿叨赖母亲福庇,忝中状元,钦赐游街,经过丞相   殷府门前,遇她打绣球适中,蒙丞相即将小姐把孩儿为婿。朝廷除孩儿为江州州主,今   来接取母亲,同去赴任。”张氏大喜,收拾行程。在路数日,前至万花店刘小二家安下   光蕊遵命。至次日早晨,见店门前有一人提着个金色鲤鱼叫卖,光蕊即将一贯钱买   了。欲待烹与母亲吃,只见鲤鱼闪闪源眼,光蕊惊异道:“闻说鱼蛇断眼,必不是等闲   之物!”遂问渔人道:“这鱼哪里打来的?”渔人道:“离府十五里洪江内打来的。”   光蕊就把鱼送在洪江里去放了生,回后,对母亲道知此事。张氏道:“放生好事,我心   甚喜。”光蕊道:“此店已住三日了,钦限紧急,孩儿意欲明日起身,不知母亲身体好   否?”张氏道:“我身子不快,此时路上炎热,恐添疾病,你可这里赁间房屋,与我暂   光蕊与妻商议,就租了屋宇,付了盘缠与母亲。同妻拜辞前去。途路艰苦,晓行夜   宿,不觉已到洪江渡口。只见艄子刘洪、李彪二人,撑船到岸迎接。也是光蕊前生合当   有此灾难,撞着这冤家。光蕊令家憧将行李上船去.夫妻正齐齐广船,那刘洪睁眼看见   殷小姐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樱桃小口.绿柳蛮腰,真个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   貌,陡起狼心,遂与李彪设计,将船撑至没人烟处,候至夜静三更,先将家僮杀死,次   将光蕊打死,把尸首都推在水里去了。小姐见他打死了丈夫,也便将身赴水。刘洪一把   抱河道::“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那小组寻思无计。只得权   时应承,顺了刘洪。那贼把船渡到南岸,将船付与李彪自管,他就穿了光蕊衣冠,带了   却说刘洪杀死的家僮尸首,顺水流去,惟有陈光蕊的尸首,沉在水底不动。有洪江   口巡海夜叉见了,星飞报入龙宫。正值龙王升殿。夜叉报道:“今洪江口不知甚人把一   个读书士子打死,将尸撇在水底。”龙王叫将尸抬来,放在面前,仔细一看,道:“此   人正是救我的恩人,如何被人谋死?常言道:‘恩将思报。’我今日须索救他性命,以   报日前之恩。”即写下牒文一道,差夜叉径往洪州城隍土地处投下,要取秀才魂魄来   救他的性命。城隍、土地遂唤小鬼把陈光蕊的魂魄交付与那夜叉去。夜又带了魂魄到水   龙王问道:“你这秀才。姓甚名谁?何方人氏?因甚到此,被人打死?”光蕊施礼   道:“小生陈萼,表字光蕊,系海州弘农县人。忝中新科状元,叨授江州州主,同妻赴   任,行至江边上船,不料艄子刘洪,贪谋我妻,将我打死抛尸。乞大了救我一救!”尤   王闻言道:“原来如此。先生,你前者所放金色鲤鱼.即我也。你是救我的恩人,你今   有难,我岂有不救你之理?”就把光蕊尸身安置一壁,口内含一颗“定颜珠”,休教损   坏了,日后好还魂报仇。又道:“汝今真魂权且在我水府中做个都领。”光蕊叩头拜谢   却说殷小姐痛恨刘贼,恨不食肉寝皮,只因身怀有孕,未知男女,万不得已,权且   勉强相从。转盼之间,不觉已到江州。吏书门皂,俱来迎接。所属官员,公堂设宴相叙   刘洪道:“学生到此。全赖诸公大力匡持。”属官答道:“堂尊大魁高才,自然视民如   光阴迅速。一日,刘洪公事远出,小姐在衙思念婆婆、丈夫,在花亭上感叹,忽然   身体困倦。腹内疼痛,晕闷在地,不觉生下一子。耳边有人嘱曰:“满堂娇,听吾叮嘱   吾乃南极星君,奉观音菩萨法旨,特送此子与你。异日声名远大,非比等闲。刘贼若回   必害此子,汝可用心保护。汝夫已得龙王相救.日后夫妻相会,子母团圆,雪冤报仇有   日也。谨记吾言。快醒!快醒!”言讫而去。小姐醒来,句句记得,将子抱定,无计可   施。忽然刘洪回来,一见此子,便要淹杀。小姐道:“今日天色已晚,容待明日抛去江   幸喜次早刘洪忽有紧急公事远出。小姐暗思:“此子若待贼人回来。性命休矣!不   如及早抛弃江中,听其生死。倘或皇天见怜,有人救得,收养此子,他日还得相逢……”   但恐难以认识,即咬破手指,写下血书一纸,将父母姓名、跟脚原由。备细开载;又将   此子左脚上一个小指用口咬下,以为记验;取贴身汗衫一件,包裹此子,乘空抱出衙门   幸喜官衙离江不远。小姐到了江边,大哭一场,正欲抛弃.忽见汀岸岸侧飘起一片木板   小姐即朝天拜祷,将此子安在板上,用带缚住,血书系在胸前,推放江中,听其所之   却说此子在木板_顺水流去,一直流到金山寺脚下停住。那金山寺长者叫做法明和   尚,修真悟道,已得无生妙该。正当打坐参禅,忽闻得小儿啼哭之声,一时心动,急到   江边观看。只见涯进一片木板上,睡着一个婴儿,长老慌忙救起。见了怀中血书,方知   来历。取个乳名,叫做江流,托人抚养。血书紧紧收藏。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觉江   一日,暮春天气.众人间在松阴之下,讲经参禅,谈说奥妙。那酒肉和尚恰被玄奘   难倒,和尚大怒,骂道:“你这业畜,姓名也不知,父母也不识,还在此捣甚么鬼!”   玄奘被他骂出这般言语,入寺跪告师父,眼泪双流道:“人生于天地之间,禀阴阳而资   五行,尽由父生母养,岂有为人在世而无父母者平?”再三哀告,求问父母姓名。长老   道:“你真个要寻父母,可随我到方丈里来。”玄奘就跟到万丈。长老到重梁之上,取   下一个小匣儿,打开来,取出血书一纸,汗衫一件,付与玄奘。玄奘将血书拆开读之   玄奘读罢,不觉哭倒在地,道:“父母之仇,不能报复,何以为人?十八年来,不   识生身父母,至今日方知有母亲!此身若非师父捞救抚养,安有今日?容弟子去寻见母   亲,然后头顶香盆,重建殿宇,报答师父之深恩也!”师父道:“你要去寻母,可带这   血书与汗衫前去,只做化缘,径往江州私衙,才得你母亲相见。”玄奘颁了师父言语   就做化缘的和尚,径至江州。适值刘洪有事出外,也是天教他母子相会,玄奘就直至私   衙门口抄化。那殷小姐原来夜间得了一梦,梦见月缺再圆,暗想道:“我婆婆不知音信   正沉吟间,忽听私衙前有人念经,连叫“抄化”,小姐又乘便出来问道:“你是何   处来的?”玄奘答道:“贫僧乃是金山寺法明长老的徒弟。”小姐道:“你既是金山寺   长老的徒弟……”叫进衙来,将斋饭与玄奘吃。仔细看他举止言谈,好似与丈夫一般   小姐将从婢打发开去,问道:“你这小师父,还是自幼出家的?还是中年出家的?姓甚   名谁?可有父母否?”玄奘答道;“我也不是自幼出家,我也不是中年出家,我说起来   冤有天来大,仇有海样深!我父被人谋死,我母亲被贼人占了。我师父法明长老教我在   江州衙内寻取母亲。”小姐问道:“你母姓甚?”玄奖道:“我母姓殷,名唤温娇。我   父姓陈,名光蕊。我小名叫做江流,法名取为玄奘。”小姐道:“温娇就是我。但你今   玄奘听说是他母亲,双膝跪下,哀哀大哭:“我娘若不信,见有血书汗衫为证!”   温娇取过一看,果然是真,母子相抱而哭,就叫:“我儿快去!”玄奘道:“十八年不   识生身父母,今朝才见母亲,教孩儿如何割舍?”小姐道:“我儿,你火速抽身前去   刘贼若回,他必害你性命!我明日假装一病,只说先年曾许舍百双僧鞋,来你寺中还愿   却说小姐自见儿子之后,心内一忧一喜,忽一日推病,茶饭不吃,卧于床上。刘洪   归衙,问其原故,小姐道:“我幼时曾许下一愿,许舍僧鞋一百双。昨五日之前,梦见   个和尚,手执利刃,要索僧鞋、便觉身子不快。”刘洪道;“这些小事,何不早说?”   随升堂吩咐王左衙、李右衙:江州城内百姓,每家要办增鞋一双,限五日内完纳   百姓俱依派完纳讫,小姐对刘洪道:“僧鞋做完,这里有甚么寺院,好去还愿了”   刘洪道:“这江州有个金山寺、焦山寺,听你在那个寺里去。”小姐道:“久闻金山寺   好个寺院,我就往金山寺去。”刘洪即唤王、李二衙办了船只。小姐带了心腹人,同上   却说玄奘回寺,见法明长老,把前项说了一遍。长老甚喜。次日,只见一个丫鬟先   到,说夫人来寺还愿。众僧都出专迎接。小姐径进寺门,参了菩萨,大设斋村,唤丫鬓   将僧鞋暑袜,托于盘内。来到法堂,小姐复拈心香礼拜,就教法明长老分表与众增去讫   玄奘见众僧散了,法堂上更无一人,他却近前跪下。小姐叫他脱了鞋袜看时,那左脚上   法明道:“汝今母子相会,恐奸贼知之,可速速抽身回去,庶免其祸,”小姐道   ““我儿,我与你一只香环,你径到洪州西北地方,约有一千五百里之程,那里有个万   花店,当时留下婆婆张氏在那里,是你父亲生身之母。我再写一封书与你,径到唐王皇   城之内,金殿左边,段开山丞相家,是你母生身之父母。你将我的书递与外公,叫外公   奏上唐王,统领人马,江南棋牌官网擒杀此贼,与父报仇,那时才救得老娘的身子出来,我今不敢久   玄奘哭回寺中,告过师父,即时拜别,径往洪州。来到万花店,问那店主刘小二道   “昔年江州陈客官有一母亲住在你店中,如今好么?”刘小二道:“他原在我店中。后   来昏了眼,三四年并无店租还我,如今在南门头一个破瓦窑里,每日上街叫化度日。那   蕊。”玄奘道:“我不是陈光蕊,我是陈光蕊的儿子。温娇小姐是我的娘。”婆婆道   “你爹娘怎么不来?”玄奘道:“我爹爹被强盗打死了,我娘被强盗霸占为妻。”婆婆   道:“你怎么晓得来寻我?”玄奘道:“是我娘着我来寻婆婆。我娘有书在此,又有香   环一只。”那婆婆接了书并香环,放声痛哭道:“我儿为功名到此,我只道他背义忘恩   玄奘问;“婆婆的眼,如何都昏了?”婆婆道:“我因思量你父亲,终目悬望,不   见他来,因此上哭得两眼都昏了。”玄奘便跪倒向天祷告道:“念玄奖一十八岁,父母   之仇不能报复。今日领母命来寻婆婆,天若怜鉴弟子诚意,保我婆婆双眼复明!”祝罢   就将舌尖与婆婆呼服。须臾之间,双眼顺开,仍复如初。婆婆觑了小和尚道:“你果是   婆婆又喜又悲。玄奘就领婆婆出了窑门,还到刘小二店内,将些房钱赁屋一间与婆   婆栖身,又将盘缠与婆婆道:“我此去只月余就回。”随即辞了婆婆,径往京城。寻到   皇城东街,殷丞相府上,与门上人道:“小僧是亲戚,来探相公。”门上人禀知丞相   丞相道:“我与和尚并无亲眷。”夫人道:“我昨夜梦见我女儿满堂娇来家,莫不是女   婿有书信回来也。”丞相便教请小和尚来到厅上。小和尚见了丞相与夫人,哭拜在地   就怀中取出一封书来,递与丞相。丞相拆开,从头读罢,放声痛哭。夫人问道:“相公   有何事故?”丞相道:“这和尚是我与你的外甥。女婿陈光蕊被贼谋死,满堂娇被贼强   夫人听罢,亦痛哭不止。丞相道:“夫人休得烦恼,来朝奏知主上,亲自统兵,定   次日,丞相入朝,启奏唐王曰:“今有臣婿状元陈光蕊,带领家小江州赴任,被艄   子刘洪打死,占女为妻;假冒臣婿,为官多年:事属异变,乞陛下立发人马,剿除贼   寇。”唐王见奏,大怒,就发御林军六万,着殷丞相督兵前去。丞相领旨出朝,即往教   场内点了兵,径往江州进发。晓行夜宿,星落鸟飞,不觉已到江州。殷丞相兵马,俱在   北岸下了营寨。星夜令金牌下户唤到江州同知、州判二人,丞相对他说知此事,叫他提   兵相助,一同过江而去。天尚未明,就把刘洪衙门围了。刘洪正在梦中,听得火炮一响   金鼓齐鸣,众兵来进私衙,刘洪措手不及,早被擒住。丞相传下军令,将刘洪一干人犯   丞根直入衙内正厅坐下,请小姐出来相见,小姐欲待要出,羞见父亲,就要自缢   “儿与外公,统兵至此,与父报仇。今日贼已擒捉,母亲何故反要寻死?母亲若死   孩儿岂能存乎?”丞相亦进衙劝解。小姐道:“吾闻‘妇人从一而终’,痛夫已被赋人   所杀,岂可觎颜从贼?止因遗腹在身,只得忍耻偷生。今幸儿已长大,又见老父提兵报   仇,为女儿者,有何面目相?惟有一死以报丈夫耳!”丞相道:“此非我儿以盛衰改节   父子相抱而哭。玄奘亦哀哀不止。丞相拭泪道:“你二人且休烦恼,我今已擒捉仇   贼,且去发落去来。”即起身到法场。恰好江州同知亦差哨兵拿获水贼李彪解到。丞相   大喜,就令军车押过刘洪。李彪,每人痛打一百大棍,取了供状,招了先年不合谋死陈   光蕊情由,先将李彪钉在木驴上,推去市曹,别了干刀,枭首示众讫;把刘洪拿至洪江   渡口,先年打死陈光蕊处,丞相与小姐、玄奘,三人亲到江边,望空祭奠,活剜取刘洪   三人望江痛哭,早已惊动水府。有巡海夜叉,将祭文呈与龙王。龙王看罢,就差鳖   元帅去请光蕊来到,道;“先生,恭喜!恭喜!今有先生夫人公子同岳丈俱在江边祭你   我今送你还魂去世。再有‘如意珠’一颗,‘走盘珠’二颗,绞绡十端,明珠玉带一条   奉送。你今日便可夫妻子母相会也。”光蕊再三拜谢。龙上就令夜叉将光蕊身尸送出江   却说段小姐哭奠丈夫一番;又欲将身赴水而死,慌得玄奘拼命扯住。正在仓皇之际   忽见水面上一个死尸浮来,靠近江岸之旁。小姐忙向前认看.认得是丈夫的尸首,一发   嚎陶大哭不已。众人俱来观看,只见光蕊舒拳伸脚,身于渐渐展动,忽地爬将起来坐下   光蕊睁开眼,早见段小姐与丈入殷丞相同着小和尚俱在身边啼哭。光蕊道:“你们   为何在此?“小姐道:“因汝被赋人打死,后来安身生下此于,幸遇金山寺长老抚养长   大,寻找相会。我教他去寻外公,父亲得知,奏闻朝廷,统兵到此,拿住贼人。适才生   取心肝,望空祭奠我夫,不知我天怎生又得还魂?”光蕊道:“皆因我与你昔年在万花   店时,买放了那尾金色鲤鱼,谁知那鲤鱼就是此处龙王。后来逆贼把我推在水中,全亏   得他救我。方才又赐我还魂。送我宝物,俱在身上。更不想你生下这儿子,又得岳丈为   众官闻知,都来贺喜。丞相就令安排酒席,答谢所属官员,即日军马回程。来到万   花店,那丞相传令安营,光蕊便同玄奘到刘家店寻婆婆。那婆婆当夜得了一梦,梦见枯   说犹未了,只见店门外,光蕊父子齐到。小和尚指道:“这不是俺婆婆?”光蕊见   了老母,连忙拜倒。母子抱头痛哭一场,把上项事说了一遍。算还了小二店钱,起程回   到京城。进了相府,光蕊同小姐与婆婆、玄奘,都来见了夫人。夫人不胜之喜,吩咐家   憧,大排筵宴庆贺。丞相道:“今日此宴可取名为‘团圆会’。真正合家欢乐!”   次日早朝,唐王登殿,殷丞相出班,将前后事情备细启奏,并荐光蕊才可大用。唐   王准奏,即命升陈萼为学士之职,随朝理政。玄类立意安禅.送在洪福寺内修行。后来   陈光蕊赴任逢灾 江流僧复仇报本陈光蕊喜中状元,招为宰相女婿,被任为江州州主。上任途中被船家刘洪害死,其妻被抢,刘洪冒保赴任。陈被龙王救活,收于龙宫 江南棋牌 江南棋牌app 江南棋牌手机版官网 江南棋牌游戏大厅 江南棋牌官方下载 江南棋牌安卓免费下载 江南棋牌手机版 江南棋牌大全下载安装 江南棋牌手机免费下载 江南棋牌官网免费下载 手机版江南棋牌 江南棋牌安卓版下载安装 江南棋牌官方正版下载 江南棋牌app官网下载 江南棋牌安卓版 江南棋牌app最新版 江南棋牌旧版本 江南棋牌官网ios 江南棋牌我下载过的 江南棋牌官方最新 江南棋牌安卓 江南棋牌每个版本 江南棋牌下载app 江南棋牌手游官网下载 老版江南棋牌下载app 江南棋牌真人下载 江南棋牌软件大全 江南棋牌ios下载 江南棋牌ios苹果版 江南棋牌官网下载 江南棋牌下载老版本 最新版江南棋牌 江南棋牌二维码 老版江南棋牌 江南棋牌推荐 江南棋牌苹果版官方下载 江南棋牌苹果手机版下载安装 江南棋牌手机版 江南棋牌怎么下载

相关推荐:





0
江南棋牌
景区介绍 | 景点简介 | 景区资讯 | 游记攻略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江南旅游有限公司 CopyRight(C) 2014 East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 by DeDe58

网站Sitemap|导航地图

咨询:0577-66889888
预订:0571-66889777
投诉:400-8888-886